Leader Of The Band (樂團指揮) – Dan Fogelberg (1981)

上圖:Dan Fogelberg,1951年8月13日-2007年12月16日,音樂型態為民謠及民謠搖滾

樂團指揮(Leader Of The Band),是一首兒子要寫給對爸爸的思念的西洋流行歌曲。

把這一首歌,做為我們花蝴蝶網誌中要介紹的第一首西洋流行歌曲,是因為我(Gosen)的爸爸在去年(20190630)此時離開了我們。

就在那一天,我內心的眼淚無法歇止,而我的工作又不能抑然停止,媽媽及兄弟姊妹們都諒解我的工作性質。在當下我整天的授課過程中,腦海裡一直停留在剛剛爸爸安詳著躺在床上的畫面,腦中則不自主的不斷播放出這一首歌,並持續湧現出其中的歌詞。那是我這一輩子,最難熬的一天。

.

影片:Dan Fogelberg – Leader of the band “with lyrics" , from Youtube.

.

此首歌在Billboard Hot 100 排行榜裡,由1981年11月28日首週以81名進入排行榜。進榜後的第12週,也就是1982年2月20日推進入Top 10,而在當年的3月6日與3月13日連續兩週達到最高的第9名,在Top10裡停留了4週。再來排名就直往下掉至4月20日移出Hot 100,總共在Hot 100停留了20週。在1982年的Billboard年終排行榜,名列第35名。

.

上圖:Mike Masse詮釋Leader of the Band, from Youtube

.

Dan Fogelberg他的爸爸,是傢俱木工的兒子,但是不甘於僅作木工,亦然而然離家去實現自己的理想,爾後成為大學樂團的指揮,並將其對音樂的喜愛,逐漸轉移給Dan Fogelberg,因此在Leader of the Band中有部分是結合其爸爸所作的音樂。他的爸爸也曾在Dan Fogelberg四歲時,讓Dan Fogelberg嘗試拿著指揮棒來指揮樂團,這深植了孩子勇於邁步的心靈建設。

我的爸爸也是,他對機械模具的製作態度一絲不茍,從我還很小開始,看到汽車、摩托車的各個部位,就會不經意的說明這些部位是怎麼做出來的。怪我,當時對機械沒有太多興趣,否則這真是一門專業的知識。怪我,當年還不夠大,思緒還不夠成熟,如果我當年有現在的邏輯思緒,相信爸爸會有一位得力助手,而不會被一些酒肉朋友把公司給搞垮。

但,如果不是經過這些風雨,又如何造就人的成長?又如何體會出爸爸對孩子的愛?

.

Leader of the Band

來源: LyricFind
作詞/作曲:Dan Fogelberg
《Leader of the Band / Washington Post March》歌詞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翻譯:高昇(Gosen)

(前奏)

An only child alone and wild, a cabinet maker’s son
一位孤單、放蕩不羈,且是傢俱木工製作者的獨子

His hands were meant for different work
他的雙手就是要賦予做不同的工作

And his heart was known to none
而他的內心卻無人得知

He left his home and went his lone and solitary way
他離開家鄉走上寂寞且孤獨的路

And he gave to me a gift I know I never can repay
而他給我的禮物,我知道我永遠無法回報

(間奏)


A quiet man of music denied a simpler fate
一位寧靜者的音樂,抗拒平凡的命運

He tried to be a soldier once, but his music wouldn’t wait
他曾經入伍當軍人,但是他的音樂無法再繼續等待

He earned his love through discipline, a thundering velvet hand
透過訓練他獲得了他的最愛,有力且溫柔的手

His gentle means of sculpting souls took me years to understand
他所塑造出的溫柔心靈,在我多年後才能瞭解

.

The leader of the band is tired and his eyes are growing old
樂團指揮已經累了,他的雙眼也逐漸老去

But his blood runs through my instrument and his song is in my soul
但是他的血液流轉於我的樂器,且他的歌融合在我的靈魂裡

My life has been a poor attempt to imitate the man
我的人生試圖去模仿此人但卻拙劣的難以達成

I’m just a living legacy to the leader of the band
我就只是樂團指揮所留下的活遺產

(間奏)

My brother’s lives were different for they heard another call
我們兄第三人因為不同的呼喚而生活在不同的地方

One went to Chicago and the other to St Paul
一位去了芝加哥,一位去了聖保羅

And I’m in Colorado when I’m not in some hotel
而當我不在某個飯店時,我則留在科羅拉多

Living out this life I’ve chose and come to know so well
我選擇以如此熟悉的方式生活

(間奏)

I thank you for the music and your stories of the road
感謝你給我的音樂以及一路以來的點點滴滴

I thank you for the freedom when it came my time to go
感謝你給我的自由,當我覺得應該要放棄時

I thank you for the kindness and the times when you got tough
感謝你的體貼,尤其在你感受難熬的時候

And papa, I don’t think I said I love you near enough
還有,老爸,我不認為我說「我愛你」這樣是足夠的

.

The leader of the band is tired and his eyes are growing old
樂團指揮已經累了,他的雙眼也逐漸老去

But his blood runs through my instrument and his song is in my soul
但是他的血液流轉在我的樂器,且他的歌融合在我的靈魂裡

My life has been a poor attempt to imitate the man
我的人生試圖去模仿此人但卻拙劣的難以達成

I’m just a living legacy to the leader of the band
我就只是樂團指揮所留下的活遺產

I am a living legacy to the leader of the band
我是樂團指揮所留下的活遺產

.

.

1982年,是我(Gosen)接觸西洋流行歌曲的第一年。第一次聽到這一首歌,就深深的愛上它。Dan Fogelberg這首帶有民謠風的歌曲,由他唱來更可以咀嚼出,那種父子間愛說不出口但確為真愛的體會。

.

我的老爸

綽號叫「牛皮」,因為捏他也不會痛。

老爸像日本人,除了是日據時代出身的原因以外,做事情都要一板一眼,衣服要折的有棱有角,開車要到達定位才轉彎。承接日本人摩托車排氣管的機械製圖時,一定要畫到一絲不茍,無懈可擊。非常機車!

老爸外型像流氓。有一次,一位先生開車追撞我的摩托車我跟這位先生在警察局吵得面紅耳赤,他就是死不承認撞到我。老爸一出現,直問:誰撞倒我兒子?這位先生幾乎就要下跪還一直喊對不起。外型看起來太兇。

老爸很顧家,年輕時當老闆,經常忙到三更半夜,偶爾交際應酬,回到家裡都是不省人事。公司倒閉後,大安、士林各地的房子都賣光光,獨留了永和永安市場的房子,這房子是日據時代結束後建的,也給我們一家八口一個棲身之所。

老爸每天清晨要跟媽兩人,去環南市場補貨回來賣,白天還要去鐵工廠當他的模具組長。記得當時,曾經其所騎的野狼125,其粗壯的轉向前臂被騎到斷掉,可想而知操勞如此。這樣辛苦了10年,才把我們五個兄弟姊妹都養大。現在也都各自擁有自己的家庭,但是從來沒聽過爸喊過一聲苦。

離世前的這10幾年,家裡的經濟壓力消除了,老爸就跟媽兩人,到處參與社區愛心活動,也學日文也唱歌,並經常性的參加歌唱比賽。

直到2017年的6月某日,全家一起去吃晚餐,老爸突然暈眩失去意識,十幾秒後又回復正常,還讓我們以為老爸是噎到了,事後又發生過一次,家人才感受到事態嚴重。到了台大掛急診,當場又暈了一次給醫生看,原來是抽了60年的煙,已經導致肺纖維化,肺功能已經受損,從此隨行都必須有氧氣機或氧氣桶。

爸的心態很健康,老說可隨時蒙主寵召,就在離世前的最後這一次住院,即使有外籍看護,老爸也不喜歡任何事情假手於他人,什麼事都要自己來,才導致缺氧離開的我們。

老爸,不管像什麼?這輩子,總是也扮演好了自己的角色,如果人生也算學分,我要跟爸說

您這輩子All Pass了

讓我們可以在往後人生,偶爾細細咀嚼您帶給我們的美好回憶。爸爸,您就是Leader of the Band (Home)!把一個陷入危機的家庭,慢慢的給他挽回。

I don’t think I said I love you near enough

今晚,在夢裡想你,唱這首歌給您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